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洞察 >

文和友,一家超级排队综合体

来源:品玩/李禾子 2021-04-04 22:31:18 阅读:

提要开业首日排队5万号的深圳文和友,究竟是何方神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作者:李禾子

这也许是你见过排的最长的队。 

图片来源:深圳报业视听中心 

这些在工作日大白天排出大长队的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深圳文和友。 

2021年4月2日,深圳文和友在深圳市罗湖区正式开放营业。它处于一栋4层高的独栋建筑,面积约2万平方米,是一个主打美食、同时布景充满了“复古气息”的商业空间。 

开业当天深圳文和友实行预约入场制,从中午11点正式开放截至下午5点30分,排号系统显示已有超过5万排号。有网友戏称: 

排这队的时间,我都去一趟长沙了。

在社交媒体上,这也成了热议的事件。但微博热搜却是“深圳茶颜悦色已排队3万号”——很多人只看到了茶颜悦色,却忽略了这一事件背后真正的主角——文和友。 

深圳文和友

深圳文和友的茶颜悦色,只是一家快闪店。有网友称在开业前两天,一杯茶颜悦色代购一度被炒到200元。开业后的茶颜悦色只允许每人最多购买两杯,文和友甚至还在开业当天专门开辟了茶颜悦色排队专线。 

而茶颜悦色之外,深圳文和友里的其他餐饮店也同样排出让人生无可恋的长队。 

排队页面

这文和友到底是何方神圣? 

用此前人们更熟悉的说法,这其实是一家“超级文和友”——用来区分其他零散在大街小巷的“文和友老长沙龙虾馆”、“文和友大香肠”和“文和友老长沙臭豆腐”等文和友旗下规模更小的店铺。 

事实上文和友最初就是长沙街头的无名炸串路边摊。 

而且直到2012年,第一家只有10张餐桌的“文和友老长沙龙虾馆”开业,文和友的名字才第一次出现。但那之后,文和友老长沙龙虾馆就走上了扩张道路,并慢慢将长沙有代表性的两种小吃大香肠和臭豆腐发展成了新的业务线。 

这些以“文和友”为招牌的小吃店,很快收获了人气,并因参加湖南卫视综艺《天天向上》以及不少明星到店打卡,而拥有了第一波相对出圈的知名度。 

不过在文和友创始人文宾的构想里,人家开的可不是一个餐饮店。他的伟大梦想是—— 

“做餐饮界的迪士尼”。

“我们是做餐饮,但不是单纯做餐饮,我们还要挖掘地方市井文化。“这位梦想家在一次采访里说。

不过接下来的话倒更加坦诚:“如果仅定位于餐饮,就会有业务上的局限。”

文和友的创始人文宾从炸串摊做起,而据公开报道,另一个关键人物冯彬曾经是一名程序员。他通过一名城管朋友认识了最初炸串的文宾,在文宾不断开店开到“街头排队到巷尾“后,冯彬”加入“了文和友。 

那是2015年,最火的餐饮店是黄太吉煎饼。这家“网红餐饮鼻祖”后来成了一个著名的互联网思维笑话。

同年文和友也开始做起餐饮之外的事,但显然没有走黄太吉的路。文和友开始主打“文化”——2015年第三家龙虾馆开业时,文和友举办了长沙方言主题展览“老长沙的柴米油盐:长沙方言的视觉记录”以及“小街小巷小人”绘画展等等。 

主打文化

这些看起来可比“煎饼+app”高级多了。 

到2019年,文和友开始初具今天的形态。 

位于长沙的文和友老长沙龙虾馆海信广场店升级为“超级文和友”。第一家超级文和友在总计7层楼、2万平方米的空间内还原了一个1980年代的老长沙社区,这里随处体现着长沙特色,比如一条由20家长沙本地小吃店组成的小吃街被命名为“永远街”——和长沙历史最久的街道之一同名,顾客甚至能在小龙虾养殖池里体验钓小龙虾;此外,长沙超级文和友内还开设了一家美术馆,每年会做4至6期本土文化展览,同时还会设计生产周边产品。 

长沙超级文和友 

文和友

与同期那些“互联网+”的网红品牌不同,在此之前,公开资料显示文和友并没有接受过外部投资。2019年10月,开业不足半年的长沙超级文和友,日翻台率最高达到了吓人的12次。文和友开始有迪士尼那味儿了——人们来这绝不只是为了吃,也是为了拍照,为了享受不同场景的娱乐性。 

但直到那时,文和友顶多还只算是一家长沙当地的迪士尼。 

怎样把这个模式拓展出长沙?抖音来了。

抖音在2019年前后迅速成为国民级应用,而“种草”类的视频成为其中最重要的一类。 而文和友从视觉上呈现的情怀感与复古文化,正是抖音网红们最喜欢的。文和友经由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传播,迅速成了“网红打卡地”。

线上线下两个流量黑洞相遇,超级文和友彻底火了。

现在在许多人眼中,与其说超级文和友是一个品尝美食的地方,不如说是一个拍照打卡的“景点”。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深圳文和友的排队线路除了茶颜悦色排队专线和就餐路线,还有一个游览路线。 

深圳文和友开业后排队的人群 

不过并不像迪士尼那样的统一主题,超级文和友在进入不同城市的过程中选择了入乡随俗。据报道,这次的深圳文和友为了高度还原90年代深圳的街巷风格,花了两年时间收集了几十万件老物件。在最终的呈现中,诸如刷在墙上的由“蛇口之父”袁庚在1980年提出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口号,就勾起了很多老蛇口人的回忆。 

深圳文和友

深圳文和友

深圳文和友

这也是深圳文和友的一次自我纠正。它吸取了上一家广州超级文和友的失败经验。 

2020年7月,广州超级文和友落地广州商业地标太古汇,面积5000平方米,3层楼高,并且在开业初期也出现了顾客疯狂排队的盛况。然而在火了3个月之后,广州超级文和友的客流量便出现了明显减少,不少商户退出,还有媒体爆出今年2月广州超级文和友二楼已整层关闭。 很多人都将广州超级文和友的不景气归结为过于复刻了长沙超级文和友——不仅少有能勾起广州人情怀的设计,在美食品类的选择上“广州特色”也做得不够。

由于广州超级文和友的教训,能看出深圳文和友这次不管是在布景还是在美食选择上,都下了更多功夫。比如在入驻的商家中就有小罗臭豆腐、牛巷番薯粥、老地方盐田肠粉、八合里牛肉丸、广德记椰子冻、光明乳鸽、邓家传文糕点、有章牛杂和阿八蚝仔烙等众多受到当地人欢迎的广东特色餐饮品牌;不同于长沙文和友将具有湖南特色的小龙虾作为卖点,深圳文和友这次还专门将广东人民喜闻乐见的生蚝作为了主打城市菜品,并重点推出了全新美食品牌“深笙蚝”。从早期的顾客评价来看,还是有很多深圳人买账的。 

深圳文和友

文宾曾在2019年画下蓝图,计划五年内在全国乃至海外开出十家左右的超级文和友。但就像抖音的突然走红意外加速了文和友的成功一样,2020年的疫情同样让文和友措手不及。 他们也在这一年接受了最大一笔的外部投资——2020年2月,文和友获得加华资本旗下基金近亿元人民币的独家战略投资。这笔钱对于文和友按计划扩张显然至关重要。

现在,有了源源不断的线上流量,又有了支持线下扩张的资本,文和友似乎已经无法阻挡了。文和友可能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当80年代才成立的特区的居民们在排队时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50、60年代的“复古”文化可追忆。不过,那时候可能这个排队综合体早已经是中国排队第一股了。

Tags: 排队  长沙  文和友  深圳  超级  综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