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行业 >

疫苗之战:史上最劲爆的中美“军备竞赛”,一年成功可能并非天方夜谭

来源:智谷趋势 2020-03-22 12:18:35 阅读:

提要3月16日,中美各自宣布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一场疫苗竞赛正式拉开。 ...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朝阳

相互抄作业的阶段结束,全球战疫进入持久战。现在真正能终结这场疫情的,唯有疫苗。


大家都明白,谁先研发出来,谁就拥有结束这场战争的权力。


3月16日,中美各自宣布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一场疫苗竞赛正式拉开。


目前赛道上跑在最前面的,是中国的“军科院+康希诺”和美国的“莫德纳+国家卫生研究院”这两个国家队,而全球医药科研的大佬们也百舸争流。


通常来讲,疫情研发通常要15-20年的时间,而中美双方都想在1年时间里攻克新冠疫苗。这真的不是天方夜谭吗?


这场史上最疯狂的“军备竞赛”,会如何影响当今全球的走向?



3月16日晚8点,由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团队牵头,与康希诺公司共同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临床试验。


目前新冠疫苗研发有5种不同的方向,分别是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和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


中国是5条腿同时走路,陈薇带领的团队目前是国家队里走在最前面的。陈薇使用的重组疫苗,其实就是一种腺病毒载体疫苗。


这种疫苗通过人工制造一段刺激人体免疫细胞产生新冠抗体的基因,再把这个基因插入腺病毒中,然后把作为载体的腺病毒注入人体,从而刺激人体免疫细胞产生新冠病毒的抗体。


腺病毒的毒性已被去除,且此次采用的是复制能力有缺陷的腺病毒,疫苗的安全性是有保证的。难点在于人体免疫系统对腺病毒也会有反应,抗体会攻击作为载体的腺病毒,从而使疫苗失效。


根据其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注册信息 看,首期临床试验共需要108位志愿者,按低中高剂量分为3组。



和陈薇院士合作的是康希诺公司,两者是老搭档了,之前他们共同完成了埃博拉疫苗的研制,此次新冠疫苗的研发,尤其是腺病毒的技术很多都是站在了埃博拉经验的肩膀上。


陈薇院士说:疫苗是终结新冠最有力的科技武器,这个武器如果由中国率先研制出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不仅体现中国科技的进步,也体现了我们的大国形象


不过,疫苗的研发周期是很漫长的。


疫苗最后将投向最广大的健康人群,一定要保证安全、有效。所以,除了研发疫苗的时间外,大规模的动物实验、四期人体临床试验也少不了,从而把整体疫苗开发时间大大延长。


陈薇团队从1月26日紧急进入武汉,开始研制疫苗,到现在开始临床试验,已经是在科研人员超负荷工作的情况下、极致的中国速度了,但距离疫苗成品至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


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目前国内5大技术方向疫苗研发顺利,第一批确定的9项任务已通过动物研究,在4月份都将逐步启动临床试验。


国内疫苗研究的热情很高,既有中生集团、智飞生物、复星医药等企业,中科院、军科院等机构,还有清北、复旦、浙大、川大等高校。


值得注意的是,像从新冠肺炎康复病人捐赠血清中提取抗体也有了阶段性成果,目前提取出中和活性的抗体,可以制备高纯度、全人源中和抗体,可以提供三周左右时间的短期免疫保护。


中国的抗疫战打得早、规模大、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样帮助了中国能先人一步。



同中国相比,美国对疫苗速度更急不可耐,疫苗对特朗普的意义不一般。


今年是美国大选年,特朗普作为在任总统已经拿下共和党提名,本来只要他不犯大错,基本可以保证连任。


但是连着出现疫情大流行和金融危机,美股熔断出了历史奇观,抹消了他执政以来的经济成果,未来会怎样还不可预知。


总统的位子坐不稳了,你说他慌不慌?



屁股决定脑袋。


对特朗普来讲,应对金融危机是工作重心,应对公共卫生危机非他所长,耗在防疫工作的泥沼中对选情没好处。


但如果能够迅速解决掉疫情,金融市场的恐慌自然会平息一些,特朗普也能转向救世主的人设,大把收割选票。


所以特朗普最近频频出现骚操作,他一口一个“中国病毒”,都是为了选票服务。在这场抗疫战争中,特朗普急于找到能一锤定音的核武器。


这个武器可能是瑞德西韦,也可能是新冠疫苗。


当地时间3月16日,美国宣布全球第一个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在美国西雅图凯撒医院展开。


仅仅3个月的时间,一针疫苗就扎进人体,这是史上最快、最疯狂的研发速度了。


一位名为詹妮弗·哈勒的43岁女性接受了第一针注射,她说“我们好无助,接受疫苗实验是一个让我真正能为疫情做些什么的机会,我的两个孩子都觉得这很酷”。



当天还有3名志愿者完成了接种,在接下来6周的时间里,共会有45名18-55岁的志愿者接受疫苗临床试验。


这个代号mRNA-1273的疫苗,由美国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和生物制药公司莫德纳Moderna共同研发,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出资。


莫德纳公司采用的是mRNA疫苗,在疫苗领域中应用还是比较新的技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使用,之前主要用于癌症的治疗,目前市面上还没有成熟的mRNA疫苗产品。


莫德纳公司在1月10日中国公布了新冠病毒RNA基因组序列后就开始疫苗研制。在2月24日就制出了一批用于临床试验的疫苗,3月4日获得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批准后开始组织临床试验。


mRNA疫苗的特点是研发速度快,便于生产,但有效性低。这也是市面上还没有任何成功的mRNA疫苗的原因。


传统疫苗是通过筛选病原体株,把病原体灭活或者减毒之后注入人体,使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抗体。


而mRNA被称为信使RNA,是一种携带遗传信息的核酸分子,mRNA疫苗就是人工合成翻译抗原的信息,再把信息注入体内,人体细胞根据信息激发免疫反应的抗原蛋白,实现免疫效果。


美国这次跳过了动物试验的步骤,惹起了争议。莫德纳则表示有过小鼠实验,此次应用的技术曾在MERS的疫苗中做过动物试验。


美国现在是真的急了。特朗普被曝出想收买德国CureVac公司独家为美国供应疫苗的丑闻,最后受到了德国等欧洲国家的警告,各国对于疫苗企业和专利保护更加严密,对于推进国际间合作是极为不利的。



当国家队还在军备竞赛时,资本市场已经在下注买马。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不管谁先拿出疫苗成品,都不可能独吞全球市场。


赛道上的领跑者速度其实差不太多,未来新冠疫苗必然是多点开花,多家供应商铺货的。


所以钟南山院士呼吁各研发团队进行国际间合作,加快研发进度。


军备竞赛是政治化的玩法,疫苗最终要面向市场,就还是得服从资本的玩法。


而全球疫苗市场是一个由寡头控制的领域。


葛兰素史克、默沙东、赛诺菲、辉瑞,这4个巨头基本上占据了国际疫苗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


疫苗是一个在医药圈里也算得上暴利的产品,但这仅针对可长期应用、有大规模需求、已有成熟技术的疫苗产品而言,比如默沙东的宫颈癌疫苗,葛兰素史克的肝炎疫苗,赛诺菲的流感疫苗等。


针对流行病的疫苗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疫苗研发时间基本是跑不赢疫情的。很多大流行病都是在一年周期内突然结束,而研发却是以10年计为周期,巨额研发经费打了水漂。


所以从2003年非典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非典疫苗,我们也没有研发出任何一款针对冠状病毒的疫苗。


巨头们研发实力是顶级的,即便不是最快,也不会落后太多。


如果别人有什么突破成果,他们更可以挥舞金钱攻势购买专利,收购公司。


反正只要买来了就是自己的。巨头们在全球的资源和渠道优势足以让竞争者们通通闭嘴,有苦难言。


所以全球疫苗市场虽不算封闭,但就跟今天某地的楼市一样,形成阶层固化。


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国,但是在国际疫苗市场和科研创新方面是有劣势的。


陈薇院士和康希诺公司这对老搭档,以开发冻干剂埃博拉疫苗闻名,是康希诺公司唯一的拳头产品。这款疫苗很有效,储存性极为优越,在一些非洲国家取得了成效,所以收获了美誉。可以说埃博拉疫苗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个研发周期跑赢了疫情周期的流行病疫苗。


但就在几个月前,埃博拉疫苗最后的上市审批,康希诺要和强生、默沙东、葛兰素史克这三家巨头的产品正面竞争。


结果是,2019年12月,默沙东Ervebo疫苗以“全球首款”、“埃博拉终结者”的荣誉一口吃下欧美市场,而康希诺的疫苗只能束之高阁,至今没能商业化,却阴差阳错成为推动新冠疫苗研发的技术储备。


此次新冠疫情,医药巨头都诡异地沉默,可能是这种最原始的、资本逐利性在作祟。站在他们的角度,自己投入大笔研发经费不值得,不如展开有限合作、等待收割别人的成果,成本低风险小,反正他们是抓着规则和渠道。


所以疫情爆发以来,巨头们反应平淡,让国际期盼者们失望。葛兰素史克目前只是提供辅助性技术,赛诺菲在与一些机构合作但进度不明。


受金融危机和不作为的失望情绪影响,巨头们的股价也狠跌了一波。



对其他公司来说,新冠疫情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只要疫情还在肆虐,拨给疫苗项目的研发资金就会源源不绝,各项审批也都会一路开绿灯,能够和以前没机会的金主、巨头们搭上线,把整个机构都盘活了。


所以在疫苗赛道上能看到一副龙蛇起陆的景象。新冠疫苗还没有出生,有些小公司已经在资本市场上交易它的售卖权了,巨头们为自己看好的项目提前下注。


一句话,在惊涛骇浪的资本市场上,有些医药企业已经在提前享受胜利成果。



美国使用“中国病毒”的称谓,中国也有声音质疑病毒来自美国,国际本应合作抗疫,却逐渐转变为竞争和对抗。


疫苗开发从马拉松变成短速冲刺,既是技术、金钱和人力的比拼,也是一场命运的赌博。


新冠疫苗开发的门槛比想象中低,具备可成功开发疫苗实力的企业不少,但谁能最先拿出成品还很难说。


最乐观的情况,疫苗也要一年时间才能研制成功,距离大规模生产、全球铺货还需要走更长的路。


如果人类足够幸运,疫情可能会在一个时间点迅速退去;如果疫苗跑赢了疫情,那么持有疫苗的国家就拥有了结束战争的权力,企业就抢先享受全球几十亿人的市场。


当前除了用于预防的疫苗以外,用于治疗的药物也在加速竞争。


美国方面,巨头吉利德正在推动神药瑞德西韦,而中国在推动的是法匹拉韦。这两天,更多的药企投入到了这两种药物的临床有效性实验中,最近也会公布成果。


特朗普将新冠病毒称为“Chinese Virus”,可以想象如果美国抢先研发出疫苗或是神药,说不定依他的德性,也会叫“美国疫苗”、“美国解药”。


特朗普需要一场胜利。如果他在疫情大流行和金融风暴中黯然下台,他将永远被美国人记住;如果疫苗出现,他还可以把自己吹成救世主。


国家队在军备竞赛,资本市场在下注买马。


中国要想打赢这场疫苗战争,抗疫战争,只能靠跑得比别人快了。

Tags: 天方夜谭  成功  史上  疫苗  军备竞赛  中美